加入收藏 | English

当前位置:首页»烟花节新闻»关于烟花的散文欣赏—《过年之难忘烟花》

关于烟花的散文欣赏—《过年之难忘烟花》

发表于:2014-03-27 15:35  点击:123 次  作者:上海国际音乐烟花节

       烟花,对于大众来说都不陌生,更有甚者还看过上海世纪公园烟花节的烟花,但在以前时候的父辈或者爷爷辈们,可能只有过年的时候放一放了,或许有的太穷,也只能看别人放一放,下边这篇散文就真实的反映了那个时候的情景。


       小时候总盼过年,吃不必说,就没见过谁家小子不喜欢烟花的。晚上躺下,先在炕头灶码上划掉一天,感到腊月的日子慢的像牛车,迷糊中忽听黑街上一声钝响,脑里分明一亮,盛满朵朵璀璨的花。哦!年真的不远了。



       我一大早跟在姥爷的腚后,随他去赶年集,最热闹的地方是鞭炮市,老远就听卖鞭人在吆喝,间或有两声炮仗响,飘起一缕青烟,我蹙着鼻子,跟姥爷说,年味真好闻!


       卖鞭人站在高处,手握一块长竿。竿头挂了块大鞭,花花绿绿的,在人脑袋上晃。卖鞭人不停地喊:潍县鞭,响连天,震不聋你不要钱!另个卖鞭人急了,将一个炮仗墩在手心,嘴里念起了顺口溜,见有人向旁边走动,便耍猴般地走场儿,然后土腔俗调地唱:大炮仗,扎红腰,给你媳妇你不要……唱穷了词,就公鸡打鸣似地嚎——看花听响儿喽!乡民们乐着,我吓的躲在人后,却迟迟听不到响声。姥爷说,那鞭炮是招人幌儿,一筐响货,一天放不了三两块,要耐住性子才行。


       那时日子苦,家家年上还是要备几块鞭。到了腊月二十九,人们会在先人的坟头放一块“小豆茬”,接亡灵回家过年。那种鞭小,用两个指甲掐住,点上,啪地响过,手像被炒豆蹦了一下,毫发无损。有人恶作剧,将它卷在烟里,送给烟鬼吸。烟鬼吸着正香,突然爆响,烟头成了喇叭花,吓得嘴都哆嗦了,被蛇咬了似的,不敢再受人恩惠。“潍县鞭”个头大,花钱多,单用来接财神。接下耍正月,各家的鞭炮要盘点好,若到了元宵节,自己门前没个动静,光抄着袖子满街享眼福,会遭人嗤笑。也有吝啬的人家,年上就备一块鞭,分成短短的几截儿,每每燃放,响过十几声,自觉不过瘾,灰头尬脑地缩进屋里,恰如一台草班戏,才扯开个幕角,锣破鼓哑,过场还没走完,戏子就崴了脚,又羞回去了。


      大人卖回鞭炮,要藏得严实。可总有不少顽童,捂着鼓囊的衣兜,满村招摇,引的一群没志气的家伙趋之若骛,要爆谁家的狗食盆子,又想教训一下队里那头踢人的叫驴,村里自此不得安宁。等大人见鞭炮少了,拧红了儿子的耳朵,总嚷可惜,那东西要晚上放才好,白天是看不到花的。


       吃过除夕饺子,孩子们全出了门,一个个小鬼似的,在街上游荡,一看谁家门前闪起红光,不等响声传来,一阵大呼小叫,忽忽隆隆地跑去。长竿上的鞭炮劈里啪啦爆着,纸屑飘如落英,撒到一个个小脑袋上,一双双黑睛瞪得溜圆,光华闪烁,单等声熄烟散,鲤鱼跳龙门似的扑上前,去摸地上的哑鞭。天亮了,去讨长辈的压岁钱,小伙伴碰了面,总问夜里收获可丰?未来几天,只有手里有哑鞭的人才牛气。夜幕降临,他们将哑鞭剥开头,用香火一触,只见一道火弧,刺的窜上半空,瞬间,又消失在一阵稚嫩的欢叫中了。


       我稍大时,年上光景多了。有的农家奢侈,买来几挂花鞭。放花鞭要有大场,粗犷的汉子引着花芯,舞狮般地迈着醉步,嘴里嚎着,却被鞭声淹没了。烟花缤纷,拖着条条尾巴,宛如千百只玉色蜻蜓,满天飞舞;又像一群翩跹的火蝴蝶,为瞬间的美丽,不惜焚身,没等回眸一笑,就悄然遁去。舞鞭人总朝人堆里跑,人们闹嚷嚷地躲着,蛟龙闹海一样壮观。


       村里最先富起的人是我三叔。三叔很慷慨,有年元宵节,为让村里人过眼瘾,特地从朋友那里借来一个大炮弹皮,那筒子足有半庹长,碗口粗。三叔又从镇上的烟火作坊里买来两桶花药,一早就摆在村头的碾盘上。天降黑,圆月从苇湾爬上来,水光洒在人的脸上。三叔雇了两个人,往炮弹皮里塞上引芯,吞足了花药,来个现装现放。我头回见到那么绚丽奢华的烟花,炮弹头上的火舌突突喷着,声音大的像机关枪。一束火柱冲天而上,化做金光万道。满月害羞了,暗淡地躲在树梢后,不敢与三叔的烟花争辉。小村沸腾了,天地都变了颜色,红彤彤的一片。大伙惊呼,这不比天安门上的礼花差!三叔当过老师,望着这人间美景,早已心花怒放,醉酒似的快活,不时地用手罩成个喇叭筒,冲四周的乡亲喊,孔雀开屏啦!五彩缤纷啊!群星璀璨哟!……


       第四桶花药刚点上,猛听不得劲,三叔一句火树银花没喊完,突然一声巨响,半空腾起一个火球,刺得人闭上眼。少倾,人们便啥也看不到了,眼前一片漆黑。


       村民们纷纷摸着头,说虚惊一场。三叔有些沮丧,让人拿着手电,怎么也找不到那炮弹皮,嘟囔说,那是借的东西,咋向人交差?大伙也觉纳闷,都说神了,那么大的铜家伙,谁还能偷吃了不成?正嚷嚷着,忽听一阵嗡嗡声由远而近,先是小如蜂鸣,逐渐大似风吼。大伙糊涂着,就感脚下震颤一下,三叔家屋顶上如擂响了一面天鼓,瓦砾纷飞。村民们懵了,一齐往村里跑,三叔推门进屋一瞧,炮弹皮就扎进地里,只露了个屁股,摸摸,烫得厉害。大伙围着它,惊诧地抬起头,檩条间有个圆圆的大洞,天幕似饼,繁星点点,淘气地眨着眼。
















上一篇:纵观中国烟火史连载系列之明代
下一篇:烟花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发展历程

更多 »烟花节订票咨询
问:请问1.15米的小朋友要买全票吗?
您好,需要购买全票,感谢您的咨询!
问:那已买到门票的去哪退票退款?
您好,门票不支持退票,感谢您的咨询!
问:那今年烟花放不放了
您好,今年烟花节暂停表演,感谢您的咨询!
问:新闻里说今年烟花节停办确认了么?如何退票
您好,我们已经在网站发了通知,感谢您的咨询!
问:你好,请问购买门票可以提供发票吗?如果不可以的话,门票上是不是有价格?
您好,烟花门票上是印有价格的。感谢您的咨询!
问:2016年的烟花是什么专场
您好,2016年烟花节详细安排尚未出来,感谢您的咨询!
上海国际音乐烟花节


Copyright © 2016 上海国际音乐烟花节官方订票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.
客服邮箱:kefu@2797.com